第300章 分手

直播六零生存记 300 作者一川苇草 全文字数 4465字

琳达以为她和城城住一起后,能够把他吞吃入腹,跟他进一步亲密接触,过上性福无比的同居生活。 事实证明,她想太多了。 城城就在苏漪他们小区附近租了个套三的公寓,他和琳达一人住一间房。 琳达睡主卧,城城还很贴心地让工匠给她在阳台和客厅之间隔了个小书房出来,方便她办公。 他住侧卧,另外一个空房间,则是他的画室,里面挂了一些他近期的作品。 城城是一个特别有主见、特别有原则、特别保守的人,他说婚前不会和琳达发生性行为,就真的死守住那条防线,不越雷池一步。 他会跟琳达牵手、拥抱和亲吻,但也仅限于此。 纵使琳达穿着特别性.感,还刻意在两人小酌几杯后诱惑他,他也能红着脸用外套把人裹了,抱回琳达的房间,将她放床上,用被子盖好。 然后自己到浴室冲凉水澡,很是坐怀不乱。 本来就十分渴望和他亲密接触的琳达,很是挫败和不满。她觉得城城对她太冷淡了。 城城对她的尊重和守礼,在琳达看来,就是不够喜欢她,以及她对城城没什么吸引力。 琳达找理查德和她的狐朋狗友喝酒倒苦水的次数,与日增加。她的朋友们,也劝她跟城城分手。 跟城城同居不过短短三个月,她对城城的那片火热的心,渐渐凉了。 城城对她的吸引力,每日下降一点点。直到有一天,降到琳达看到他,心跳跟平常没什么区别的地步。 这时候,琳达知道,她跟城城无法再继续谈恋爱了。 跟城城交往的几个月里,让琳达彻底醒悟:生活单调、作风保守、性格冷淡的城城,真的不适合做她的爱人。 她和城城性格太不相合,许多看法都大不同,容易闹矛盾。 两人住到一起后,城城不喜她经常夜里外出,去夜店放松。 她也不喜城城整日不是窝画室,就是藏在外面哪个角落画画,不怎么跟她约会,也不爱同她出席朋友间的聚会。 甚至明显表示出对她那些吃喝玩乐的朋友的排斥,叫琳达心里很不舒服。 ——他看不上她的朋友,不就是间接瞧不起她吗。 两人为此,没少闹口角,玩冷战。 到后来,彼此身心疲惫。 琳达在她和城城交往的第一百三十五天,主动跟他提出分手,叫人把她的东西搬出了城城租下的公寓。 城城没有挽留她,听到琳达提分手,城城的表情没有痛苦和留恋不舍,更多的是轻松和释然,看得琳达内心一派苦涩。 她等朋友把她的行李搬出去,房子里只剩她和城城两个人时,琳达没能端住她伪装出来的潇洒姿态,举起手袋,一下又一下地拍打在城城身上,不自觉就泪流满面。 “城城,你真狠!我恨你!”琳达尝到自己眼泪的味道,有点咸,有点涩,“你现在终于能摆脱我了,很轻松很高兴吧?你的心是铁石做的吗?怎么就捂不热!” 城城伸手给琳达揩泪,“琳达,你是一个很讨人喜欢、很有魅力的女人,只是我们不合适。” “跟我分手,你该高兴。离了我,你会生活得更好。别哭了,嗯。” “都已经分手了,你干嘛还对我这么温柔体贴?难道你想跟我藕断丝连?” 琳达忍住泪,微抬着下巴,故作凶恶地瞪城城:“告诉你,我可是从不吃回头草的。你后悔也迟了。” “嗯。你这个习惯很好。以后也要继续保持。这才是我喜欢过的那个潇洒恣意、鲜活明媚的琳达。而不是为了我整日勉强自己,郁郁寡欢的你。” 琳达刚止住的泪,被城城几句话说得流得更加汹涌,她抱住城城的腰,哇哇大哭:“你这个……呜呜……坏蛋!都跟我分手了,呜啊,还不放过我。” 干嘛这么暖,这么体贴,叫她放不下他。他为什么不能一直保持这样?对她包容多一点,好一点,少和她争执,冷战。 如果可以,她真的不想和他分手啊。她从来没有像喜欢他这样喜欢过别人。 “以后你多多保重。分手之后,我们还是朋友。”城城推开琳达,送她出门:“有什么需要我的地方,就给我打电话。” “我才不呢。哼,以后我们就是陌生人。” 琳达心说,她在他这里跌了那么大一个跟头,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挫败,他几乎击碎了她的自信。 在她养好情伤前,他们还是别来往的好。 城城被琳达堵得讷讷无言,一直到琳达的身影消失在楼道里,他才叹息出声。是他对不起琳达。 可是感情这种事,真的勉强不得。三观不合,真的没法谈恋爱。 城城开始收拾房间,他心想,早点分手也好,长痛不如短痛。 现在这样,琳达能少受些伤害。他也能少些难受。 …… 城城上一刻同琳达分了手,下一刻苏漪就知道了,用远景模式围观他们分手的观众都在@她,告知她这个消息。 ‘@主播,大大,你别吃了,都晚上八点半了,你还吃这么多,小心三高……哎呀,差点忘了正事,城城叫琳达甩了,现在正在家里苦着脸闷头打扫卫生,我觉得他很难受,你快去安慰我们橙宝啊。’ 苏漪:‘分手?!!怎么这么突然?前天他们俩回来吃饭时,我看两人处得还不错,琳达一个劲地用公筷给城城夹菜,城城也很自觉地给她挑鱼刺呢。’ 最爱八卦:‘主播你也太ut、太不敏感了!肖总那晚就看出城城和琳达有问题,把他叫进书房问话了。他们俩明显是在演戏,不想让你们看出他们不和。就你还傻乎乎地觉得人家甜甜又蜜蜜。’ 苏漪:‘……看来我真的是老眼昏花了。’ 青花瓷:‘@主播,大大,他们分手是因为三观不合,兴趣迥异,个性不投,没法处到一起。虽然是琳达主动提出的分手,可我看她哭得跟破产了似的,可伤心了。’ 苏漪:‘哎呀,这时候谁管她哭不哭啊?我们城城呢?他的情绪怎么样?有没有哭啊?’ 苏漪胡乱地从冰箱里拿了些吃的出来,打包带走,假装是去给城城送夜宵,健步如飞地奔向他的出租屋。
野生肉:‘橙宝虽然有点怅然,但我看他精神头还不错,比之前跟琳达闹冷战时强多了。@主播,你跑慢点,别忘了自己前不久才开了刀。’ 漪在我心:‘楼上说得对。大大,你别太担心城城,他还好。你要注意自己的身体,你的伤口还没有痊愈呢。之前我们就是担心你知道城城和琳达不和,担忧他们,影响恢复,才一直瞒着你。’ 苏漪在生闷气,不过还是放慢了脚步,一把年纪了,还捐了一半的肾给一位得了肾衰竭的少女,她的身体比从前虚弱多了,才小跑几分钟,就有些受不住。 不像以前,跑个一刻钟也不带喘的。 苏漪:‘我知道大家是为我好,可这种大事,你们怎么能和城城他们一起瞒着我呢?也怪我,最近精神不济,都没怎么上直播间。’ 要是她借助直播器看看城城,就能知道他和琳达的真实情况。 苏漪调动直播器,看到城城可怜巴巴地蹲在地上擦地,脸色阴沉,有些心疼他。他们橙宝第一次被甩失恋,怎么可能不伤心呢? 苏漪心里埋怨上了琳达,既然要分手,当初何必招惹城城。 我是黑粉我自豪:‘@主播,其实这事儿也不怪琳达。她和城城走到如今这一步,更受伤的是她。城城之所以心情不好,我觉得并不是什么失恋的抑郁和情伤,更多的是对琳达的愧疚。老实说,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他与琳达这场短暂的恋爱中,更吃亏的,是琳达……’ 橙子迷33333号:‘@楼上,我呸!你这个傻逼说什么呢?琳达那个坏女人吃了什么亏?她便宜占大发了好吗!我们橙宝待她那么好,为她做出不少妥协。是她不惜福,不珍惜。’ 橙子迷2457号:‘楼上的亲说得没错!琳达那个可恶的女人,最好不要叫我逮着。不然生吃了她!什么东西啊?自私任性还不要脸!说分手就分手吧,还跟我们城城说那些话作甚!这个心机女,摆明是想让我们城城愧疚,难受。真想一个光子炮轰过去,让她消失!’ 橙子迷2号:‘亲们不要激动哈。我们橙宝跟那个心机作女分手,是件大好事!来,我给大家散个小红包,庆祝我们男神再次恢复单身。’ 小棉袄52号:‘哈哈,这么说也对。橙宝以后又是我们大家的了。啦啦啦!烟花走起!’ 日常爱橙宝:‘嘿嘿,我也来刷个礼炮,庆祝我们橙宝恢复单身。@主播,你别愁眉苦脸啊,橙宝这个手分得好极了!对他、对我们大家来说,都是大好事!离开琳达,他才能幸福。’ 苏漪:‘唉,话也不能这么说。琳达好歹是我们橙宝开窍后第一个喜欢上的女子。被她甩,他心里如何能好受?叫我怎么不担心?’ 黑客回来了:‘@主播,为了叫你别咸吃萝卜淡操心,友情赠送你之前橙宝和琳达分手的视频。你看清楚,他得知自己被分手后是什么表情。别瞎操心。你也不年轻了。’ 要是苏漪愁坏了身子,在地球上狗带了,让主脑遣送回星际,叫他以后怎么愉快地看直播。 黑客大神才不承认自己担心那个蠢主播呢。 苏漪看完那个视频,马上松开了皱乎乎的眉毛。 ‘@黑客大神,谢谢。不过亲,以后有这种关键的视频,还请早点发给我看哈。’早知道是这样的,她急个毛线啊!真是浪费表情。 黑客回来了:……这个主播很会蹬鼻子上脸啊,对她好一点,她就要得意忘形。敢命令他!哼哼! 生气的黑客大神直接侵入苏漪的光脑,很不客气地划走了一亿信用点,权当这次给苏漪看视频的报酬。 且不说事后苏漪得知真相,如何的痛彻心扉,暴跳如雷。 眼下,苏漪好心提醒那些疯狂花信用点在她的直播间里放烟花和鞭炮庆祝城城恢复单身的观众。 ‘亲们,差不多就行了啊。我知道你们高兴,可放过几下就好了。没必要一直在这上面花钱,没得便宜了直播公司。大家挣钱也不容易。’ 欣喜若狂的橙子迷们表示:他们高兴,愿意花这笔钱。 …… 肖义晚上在公司加了会儿班回家,找遍了家里,也没看到苏漪。 苏漪出门比较急,也没带她的黑砖头手机,肖义联系不上她,心里七上八下的。他怕苏漪出了什么意外?也担心她叫人绑架了。 他正打算报警,让警方帮忙找人,便接到了城城给他打的电话:“叔,婶婶在我这里……” 苏漪抢过电话,“肖大哥,你别担心我。今晚我就在城城这边休息了。” 肖义喝了杯水,冷静下来,才问她:“你怎么大晚上的还出门?也不跟我们说一声。你知道我回来找不到你,问心心她们,一个个的都不知道你去哪儿了,有多着急吗?” “对不起喔。” “你等着,我来接你。城城跟琳达住一起,你留宿那边,也不方便。” “没什么不方便的。琳达同城城分了手,已经搬走了。我留在这里陪陪他。” 城城这时插话:“婶婶,我没事。你真的不用特地留下来陪我。” 苏漪“嘘”了声,示意城城别说话,回答肖义的问题:“你问为什么分手?就是不合适呗。能有什么?” “好啦,时间不早了,我也该洗洗睡了。你也早点休息,有什么问题,明天你亲自过来问城城。” 苏漪打了个呵欠:“肖大哥,明早我想吃你包的饺子。” “嗯。想吃什么馅儿的?” “随便。你包的我都爱吃。” 猝不及防被塞一嘴狗粮的城城很是心累,一脸谴责地看苏漪,想问问她,这么在他这个失恋的人面前秀恩爱,良心不会痛吗? 苏漪看城城控诉地看着她,以为他也想点餐,把电话给他:“想吃什么就跟你叔说。” 城城立即不客气地道:“叔,我想吃香菇粥,还有你泡的酸笋。如果你能再给我包几个灌汤包,就更好了。” “美得你!”肖义冷冷对厚脸皮的侄子道:“只有稀饭,爱吃不吃。”他要给媳妇包饺子,哪里有时间给他弄灌汤包。 城城:……“我吃!”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