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五十一章 能耐

作者落梅河 全文字数 3044字

飞回美国的波音777上,工作的氛围非常浓重。 一些高管还在讨论着这次多伦多之行里,老板的讲话,细究起来,这可都是和他们息息相关的讲话。 听老板的语气,那四点原则,具体的并不是不能商量,他们因此自发的在就自己关心的问题进行讨论,希望大家能有一个统一的意见来。 最主要的,还是集中在第三条,保持团队的活力。 公司亏损的时候,高管拿不到高额奖金的事,他们现在不关心,切,我们的公司,怎么可能会亏损? 他们关心的,是任职期限。 哈斯廷斯的提法,像俄罗斯的两巨头那样轮着来,支持的不多,再大的公司,毕竟还是不能和国家比,关键的部门,就那么几个,谁愿意在负责的时候,不把那些部门握在自己手里? 他们更希望能在各公司之间调动。 但这同样不是没有难度,先不说老板是否支持,就说,虽然都是COO,但Facebook的COO,和推特的COO,那能一样吗?…… 老马没有参与这样的讨论,他都觉得,自己在正式负责其国内的所有业务后,可能都干不动15年。 冯一平希望在35岁退休,他觉得,如果一切顺利,自己在55岁退休,那应该是极好的。 而自己今年,已经四十有七…… 他在开会,带着几个人,占据了机上三间会议室中的一间,和美国这边各公司开会。 虽说美国业务,是独立的,但双方之间的联系,当然非常紧密,美国这边的公司,所有在国内的分支,嘉盛都是大股东,难得有这样的机会,当然要和各个公司好好聊聊。 现在他正在跟特斯拉洽谈,嘉盛中国,是特斯拉中国公司的大股东,而特斯拉,又是嘉盛锂电池最大的客户——这可以说是相对独立的两边,各公司之间的典型状况。 “美国超级电池工厂项目,还希望各位能抓紧推进……” “但关于特斯拉中国,入股中国锂电池公司的事,还是那句话,因为这牵涉到政府补贴,所以,暂时还不好接受国外的投资……” 老马知道,随着美国那边的公司,上市的越来越多,以后这样的会议,也会越来越多。 就说艾伯哈德,作为特斯拉的联合创始人和大股东之一,无论是从公司还是个人的角度,他当然希望特斯拉能入股中国的锂电池公司。 “我们对此表示理解,”艾伯哈德说,“但关于特斯拉中国的补贴……” “这方面的政策,很快就会落实,”老马马上说。 当初签署投资协议时,这方面可是做了保证的,只是,具体落实,当然有个过程——这其中,自主的一些力量,不是没有动手脚,但对现在的老马老说,那些手脚,都不是问题。 ………… 因为身份相对不同,保尔森和迈克尔穆凯西的座位,比一般高管要更好一些,离冯一平的办公室更近——大概相当于过去他们在空军一号上的座位。 保尔森在翻看最新的财经快报,这是他每天都会做的事,因此动静较小,但和他同区的前司法部长,动静却不小。 迈克尔穆凯西一直在不停的和地面联系,保尔森听他联系的那些人,有些感慨,目前来看,这位前部长,能为冯一平的公司提供的支持,好像比自己要大一些。 他觉得,这主要怪冯一平,怪冯一平的资金实力太雄厚,不然,他至少能在财务上为冯一平提供很大的帮助。 看完第三份报告后,他取下眼镜,看了眼窗外,戴上后又看了看表,冯和梅耶尔的这次会议,看起来很重要啊,已经一个多小时了,都还没结束。 ………… 卧室里,梅耶尔枕着冯一平的手,看着房间里的陈设,“如果顶上装饰一些水晶作品,你觉得如何?” 冯一平知道,这是她在委婉的用自己的方式,想标明这间卧室的所有权。 他相信,如果可以,梅耶尔可能都希望直接在门上写上自己的名字。
女人啊,有时就是这么的……可爱。 “我说,这怎么说也是飞机好吗,你把水晶装在顶上?” “机上的装修就这样了,哪里都不改,” 对这样的女强人吧,你就是得硬一点。 见他这么坚决,梅耶尔果然也没再坚持。 “但你觉得,把马修的名字,放在一间卧室的门上怎么样?” 这就是技巧了,硬的要有,软的也要有。 梅耶尔摇头,“马修他们不是有房间?” 冯一平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 他觉得,自己的水平,现在是有了全面的提高,至少他能知道,梅耶尔她们的一些问题,其实不一定要他的答案,她们在意的,是他的态度。 很多时候,有了态度,那就够了。 “我说,你什么时候,能不再这么计较?”她翻了一下身,趴在冯一平胸口。 冯一平这下又觉得,自己在有些方面,看来还是有很大的成长空间,比如这话,他就有些听不懂,这怎么还成了我计较? “别说你这么急着回来,就没有考虑到费用的问题,”梅耶尔说。 原来是这个,“这个,呵呵,我主要是想,这样的安排,会议效率才高,不是吗?” 之所以只在多伦多呆了一天,他当然有考虑费用。 这个费用,还不止是带的这些人的相关餐饮、住宿等费用,还包括安保费用。 随着他成了首富之后,安保的费用,相应的又有了提高,尤其是在多伦多这样并不是经常来的城市,安保的难度在大幅提升,费用当然也大幅提升。 所以,他现在呆在熟悉的地方,比如说硅谷的园区里,那就是在省钱,也就是在赚钱。 梅耶尔相当看不惯他这一点,“我说,你什么时候能不这样算计?” “那哪行,这么多孩子呢,”冯首富说得义正辞严。 “我呢,我呢,”梅耶尔掐着他的脸问。 你的钱还不够花吗? 再说,都当娘的人了,怎么还吃自己孩子的醋? 手机响起来,“一平,”吴倩语气平淡的告诉他,“穆凯西说,他有好消息要告诉你,” 冯一平在梅耶尔身上拍了一巴掌,“起来,穿衣服,穿衣服,” ………… “冯,梅耶尔,”作为一个非常资深的律师,穆凯西走进来后,下意识的觉得,他们俩的状态好像有些不对,但他此时没有想太多,“公平贸易委员会(FTC)那边,很快会有好消息传过来,” “哦,快说说,”冯一平非常高兴的问。 “一些老朋友告诉我,FTC很快会做出裁定,专利的授权必须遵循公平、合理和非歧视原则,” “公司持有的专利,不得作为武器随意攻击竞争对手,当然,具体的案例,必须具体对待,” 这就是说,相关的专利诉讼,还是免不了,但这个进步,已经很大了。 相关人等都知道,FTC的这个裁定,针对的是什么,这可以说就是在为安卓撑腰。 “谢谢你穆凯西,这已经很好了,这至少说明,我们面临的局势,比以前要乐观,你们非常棒!”冯一平竖起大拇指来。 这么短的时间,就有这样的改观,把穆凯西来进来,这钱花得值。 “冯,还有一点,”穆凯西说。 看着他脸上的表情,冯一平觉得,这一点,可能才是重点。 “专利持有方,不得禁止竞争对手使用自己所拥有的标准必要(SEP),”穆凯西说。 “真的?”冯一平站了起来。 这果然是个好消息! 这样一来,苹果啊微软啊,尤其是苹果持有的一些专利的威慑力度,可是大大的打了折扣。 “是的,我想等我们到硅谷,这个消息,就会传出来,” “哈哈,谢谢你穆凯西,”冯一平高兴的和他拥抱。 这真称得上巨大的进展! 梅耶尔静静的在一旁看着,怎么样,我当初的决定,英明吧!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