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九章 李光弼的暴躁

作者方片2 全文字数 3409字

周铭就这么押着托哈回去了苏伦港,而托哈倒也很懂事,既然被人擒下了,同时自己的卫队也没有能救自己出去的把握,那他就老老实实真的去慰问了第一线。 而当托哈到了苏伦港,顿时让那里鸡飞狗跳,所有华人都很激动,甚至都有人差点要跳海了。毕竟在印尼,没有华人是不认识托哈这位“微笑屠夫”的,更别说他们才刚刚亲身经历了一场排华事件,现在这位幕后黑手突然出现在苏伦港,哪能不让他们害怕呢? 不过当周铭随后告诉他们托哈是来慰问他们,并对今天的排华事件致歉,同时会给他们一个交代的时候,所有华人都觉得这个世界错乱了,狼怎么会给羊道歉呢? 但托哈就是真道歉了,并且还当场向所有华人们表示他会马上控制整个印尼所有地方针对华人的暴乱,还会严肃的处理所有当事人,甚至当着各国记者的面,托哈还签署了给军方的命令文件,所有华人们这才相信托哈真的是来这里慰问给他们道歉的。 当然他们不相信托哈这个屠杀了华人三十年,以至今天还在排华的屠夫能有这觉悟,那么就只能是周铭的杰作了。 于是所有华人对周铭的崇敬又上升了一个档次。 “周铭先生说帮我们解决就真的能帮我们解决啊?连总统托哈都能找来苏伦港这太不可思议了,我以前不相信奇迹,但是现在我觉得我可以去好好拜拜神佛啦!” “我看到托哈是被周铭先生的人押来苏伦港的,在印尼擒了一国总统,这是什么样的壮举呀?” 除了这些甚至还有女孩都很直接大胆的示爱了:“周铭我爱你我要给你生儿子!” 这让周铭很尴尬,不过对周铭自己来说,这些华人们的感激会让他心里很舒坦,但目前更让他关心的是在这里的消息要马上发往全世界,要彻底让托哈在处理华人的问题上没有反复的余地,甚至还要通过这些消息,想办法让托哈绑在和自己一条线上。 这就是周铭的打算,他很清楚要把印尼的局面翻回来,要保住华人的财富和地位,首先就得马上结束乱局。 对于托哈这个人,周铭并不认识,也不大信得过,同时周铭也不想逼他去走极端,因此就只能给他营造出一种勤政的样子,都孤身前往苏伦港去看望华人,亲自向华人道歉,以示他是一个有担当和有责任感的领导人形象,让他不能自己去打自己的脸,至少表面上不行。 当他做完了这一切,周铭也不急着放他走,还让他在苏伦港住了一晚上,做足了负责任领导人的姿态。 而在印尼这边的事情自然也第一时间传回了隔海相望的新加坡,传到了李家。 “告诉李海洋,给我动用一切可以的外交手段,如果今天晚上以前我听不到我想要的消息,那么他这个外交部长也就不要干了,好好去大马看他的香蕉园!” 李光弼冲着电话咆哮着,最后重重的撂下了电话,让人怀疑电话会不会就这么给打坏了。 管家就在门外,却一点也不敢进去劝慰哪怕一句话,他的脸现在还隐隐作痛。 这个情况已经持续半天时间了,自从早上印尼传来排华的消息,甚至这一次连红溪村也未能幸免,李光弼就变得十分暴躁了,这也难怪,毕竟他的两个儿子现在都在印尼都在红溪村,最后一个电话是在半个小时以前打来的,是李宗睿亲自打来的电话,说李家在达加的大宅大门给印尼暴徒攻破了。 面对这个消息,李光弼的情绪就不再是暴躁,直接就是抓狂了。 虽然李光弼有三个儿子,但最受他器重的就是在印尼的这两个儿子,如果这一次印尼排华,他的儿子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对他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也正是这样,李光弼得到这个消息马上把电话打到了新加坡外交部那边,要求他们不惜一切代价不管用任何手段也要保住红溪村,保住他那两个儿子。 “宗睿宗霖他们都吉人自有天相不会有事的,而且托哈也肯定知道他们的身份,只是吓唬吓唬他们?” 李光弼这么自言自语的安慰着自己,这些话似乎也起了作用,心情略微平静了一会。 但也只是那么一小会,随后李光弼又烦躁的站起来拿起了电话:“为什么印尼那边还没有任何消息?我告诉你,如果我儿子出了什么问题,就算让新加坡陪葬都可以!” 这个时候的李光弼不再是李家最稳重的家主,只是一个即将失去儿子的父亲。 “你们这些废物!新加坡养了你们究竟是干什么吃的?这点小事都办不好,你们还好意思坐在自己现在的位置上吗?一群垃圾!”李光弼咆哮道,“和印尼那边谈不好,你们不会找美国吗?不会把军舰开出港,不会把导弹对准达加总统府吗?我就不相信那托哈就这么铁了心和李家翻脸!”
“什么狗屁的慎重不要和我说,你们一直要和我说慎重慎重,我是可以慎重啊,那么你们只要把你们的儿子送去达加把宗睿和宗霖换回来就行,我就什么都听你们的可以吗?如果不行就不要在我面前放那些没头脑的屁了,少在我面前装大尾巴狼!” 李光弼说完再一次砸下了电话,恨恨骂道:“这些就只有一张嘴吹牛的混蛋,这点事情都办不了,或许我该考虑把你们全换掉了!” 李光弼这边咬牙切齿的说着,那边管家突然很兴奋的跑进来了:“老爷好消息,红溪村那边的事情解决了,宗睿和宗霖两位少爷都没事!” 管家带来这么一个消息,惊得一向稳重的李光弼马上站了起来,连带倒了自己身下的椅子都不在乎,三两步跑到了管家面前。 “你说的是真的吗?宗睿宗霖他们都没事,那边发生什么事啦?”李光弼问。 面对李光弼这么着急的询问,管家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不过好在他把接电话的仆人给带来了。 随后这位仆人把红溪村发生的事简略的给李光弼复述了一遍。 由于自己的儿子就在其中,李光弼听的十分认真,听到印尼人在红溪村见华人就杀,他破口大骂,听到李家别墅的大门和内门被攻破,李光弼十分紧张,最后听到有来自华夏的导弹轰炸,吓走了那些印尼人李宗睿和李宗霖因此得救,李光弼高兴的都要跳起来了。 “这可真是太好了!没想到这个周铭居然能做到这一点,身为一个商人能有大使陪同保护,又能说动军舰为他发射导弹,这可真是了不起的人物呀!” 李光弼为周铭高高竖起了大拇指:“既然他都这么做了,那我也得投桃报李,怎么都得跟他合作意思意思了。” “那后来情况怎么样了?华夏导弹公然轰击印尼,我觉得那个托哈总统不会这么善罢甘休?”李光弼又问。 之前还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仆人,这一次面对这问题却有些支支吾吾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李光弼眉头一挑:“为什么不说了?” 一句简单的问题,但听在仆人耳朵里却是翻江倒海一般,随后这仆人马上告诉了李光弼托哈带着军队来到红溪村,原本华人自发组成人墙要吓走托哈,但结果却因为李宗睿突然的臣服宣告崩溃。 啪! 李光弼狠狠一巴掌打在仆人脸上,他怒吼道:“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东西?宗睿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情,你可知道这个事情代表着什么吗?” 那仆人拼命摇头:“老爷很抱歉,但我真的没有骗您,李宗睿少爷的确就是那么做的!” 这个话就像是一把尖刀扎进了李光弼的心里,让他魂不守舍的后退了几步,最后失魂落魄的要坐在自己的椅子上,却发现自己的椅子根本就是倒着的,还得管家去把椅子扶正,否则李光弼就要出大洋相了。 不过李光弼却根本不在乎这个,他只是瘫在椅子上喃喃说道:“不可能,宗睿怎么可能会做出这种没脑子的事情呢?这个事情根本就不是在帮李家,而是在毁了李家,是在把李家往火坑里推呀!” “人无信不立,做事情总要有一些底线的,尽管我们李家经常坑其他华人宗族,但在大是大非的问题上我们从来没有错过,可是现在你这么做,岂不是要把李家百年清誉毁于一旦,试想以后会有谁再敢跟我们李家合作?这真是太荒唐啦!”李光弼几乎是嘶吼出来的。 深深吸了一口气,稍稍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李光弼才又问道:“那后来呢?就因为宗睿这么做,那周铭拂袖而去,现场遭到托哈报复了吗?” 管家摇头回答:“并没有,是那位周铭先生在托哈的亲卫队里安排了他的人,直接擒下了托哈总统,现在他们正在苏伦港视察呢!” “居然还能有这种事情,没想到事情竟然会进展到这一步!” 李光弼很痛苦的抱住了自己的头,他捶胸顿足,但他也更明白现在并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于是他马上做出了决定,他对管家说:“马上打电话给其他华人宗族,就是说我李家还有周铭要召开南洋四十八姓宗族大会!” s:...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