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章:我不能要

铸梦2005 420 作者耶义 全文字数 2332字

世事多艰,莫过如是。 只是林凡的这种感叹在别人看来总是带着一丝得瑟的意味,但只有处在林凡这个位置才真正能体会这种感觉,才知道自己面临着什么。 喝了一口咖啡,实际上林凡很厌恶这种苦涩的味道,但单纯的等待未免乏味。他可以算出一切,却不一定就能让别人按照他设计的去走。世事的无奈就在于,他并不是最终的下棋人,不过也是他人手中一枚棋子而已。 林凡现在还记得自己重新回来时的梦想:过自己喜欢的生活,做自己喜欢的工作,自由自在,无拘无束。 不过现在距离这些似乎很遥远,以前常常听人说,不忘初心。自己还在一旁笑话,这不忘初心有那么难吗?如今他似乎已经忘了,而且没有丝毫悔改的痕迹。 就在此时,林凡的手机响了,接听,挂断,穿上外套,人生就是一场场戏,就看谁的演技精湛了。 东来顺,林凡再次推门而进,熟悉的动作,熟悉的配方,不同的味道。 “林总,这地方选的不错吧?”牛根生得意道。 “肯定是你的主意。” 朱新礼连忙开口,“从老牛嘴里得知林总爱这一口,我怎么能装作视而不见,再说也不费多大的事。” “老林,直接把外套脱了,今不喝二锅头,伤肝。我特意带了几瓶好黄酒,让店里面正温着,现在就等你了。” 林凡拉椅子就位,“今天这么大阵势,我怎么有点参加鸿门宴的感觉?” “去你的,我能会坑你?” 羊肉卷在碳锅里翻滚跳跃,捞出,沾上浓浓的芝麻酱,满足顿时涌上心头,再小小地抿上一口黄酒,本来滚烫的食物就已经从口腔直到胃里都暖了下来,一口黄酒入肚,心肝脾肺更是都暖和了。 林凡酒桌上只是对羊肉赞不绝口,又再次絮叨的说起东来顺的各种典故,绝口不提两人为何请自己前来。论养气功夫,林凡还没怕过谁。即使面对七大家族,心有恐惧,心有委屈,面上都表现的十分好,更何况此刻面对的事有求于自己的二人。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林凡这边吃的大汗淋漓,那边两人心里可装着事呢。 “老林,我想了一个帮老朱的办法,你听听可行不可行。” “哦?”林凡放下筷子,知道戏肉来了,“什么办法?” “与你有关。” “与我有关?”林凡再次惊讶道,“那我倒是要好好听听了。” 牛根生亲自为林凡倒了一杯酒,“老林,在华夏企业家这个圈子内,我老牛佩服的人很少,你老林绝对排在第一位。谁能收购诸多美国大型公司?谁能掌握一家百年银行?以前一百年,再往后一百年,恐怕就你一个人能做到!再说你现在的财富,恐怕把华夏榜上前十加起来估计才能和你差不多,可你才多少岁?我们多少岁?” 说着说着,牛根生还激动了起来,“关键这还不是年龄的事,我们年纪加起来也做不成这样的事情。要有此番伟业,心智,气魄,决断缺一不可。可我们哪里有你这种气魄?你做的每一个举动我们连想都不敢想,常说贫穷限制想象力,而我们是见识限制想象力,纵观华夏,你绝对是敢想敢做第一人!”
林凡却依旧淡淡,环顾二人顿时笑道,“老牛,你给我带这么大的高帽子,只会让我更坚信这是一场鸿门宴。你老牛岂是会拍马屁的人?你知不知道你说这些话我听起来多别扭?有什么事你就说,我什么为人难道你不清楚吗?” 牛根生哈哈一笑,没有一点没拆穿的难为情。反而对着朱新礼说道,“老朱,我早就给你说了,对待老林不用玩这些花花路数,他这人精着呢。” “哈哈,礼多人不怪嘛。” “我说两位,就不要打哑谜了,有事不妨直说。” 牛根生冲着朱新礼使了个眼色,朱新礼也给林凡倒上一杯酒,“老牛说林总你的面子足够大,在美国从华尔街到报坛到地产界到娱乐界再到政界几乎都买你的面子。” “朱总,少听老牛吹牛,我要是这么厉害直接当美国总统了。” “林总不用谦虚,我既然找您肯定了解您的情况,虽有夸张,但也八九不离十。所以我和老牛合计出这么一个办法,你先听听。” “好吧,我就听听老牛出什么馊主意了。” “其实我这次就是想要借东风而来,如果林总接手汇源,这些人绝对不会不给林总面子。” “我不同意!”林凡忽地站起来,“这是什么鬼办法?这不是显得我趁火打劫吗?我林凡不是这样的人!” 朱新礼连忙赔上笑脸,“林总,你别激动,我当然知道你不是这样的人。是我主动想让你接手的。” “那也不行,朱总,你这是害我啊。我手里就算有钱也不能这样做,不如我挪借你一笔资金,你先用来稳定股市。” 朱新礼听到有钱两字不由眼睛一亮,神色更急切了两分,“林总,我本就有出售手中股份以获得汇源更大发展的想法,只是受阻于商务部,才不能与可口可乐公司达成协定,不过收购者换成林总你,绝对没有问题,更何况你我还知根知底?” 林凡心里暗叹,我岂能不知你想法?如果不是知道你的确有出售汇源股份的想法,我怎么会布下这个局? “朱总,这真不是我矫情。若是没出事之前,你找上我,即使我对实业没有太多想法,都是民族企业我帮上一把也无所谓。但现在,我就是趁人之危,汇源如今在股市已经跌了百分之七了,我此时入手胁迫之嫌太大。” “林总,我可以代表公司给你发表声明,就说你是出于我的友谊,才同意此时对汇源展开收购案,绝不会陷你于不义之地。” “朱总我明白,我知道,但......唉......” 朱新礼见状也只能无奈一叹,林凡这么讲究,有原则他能怎么办?更何况林凡有一句话说的对,他从来没有涉及过实业,即使现在汇源股市受挫,但也至少是三十多亿美元的真金白银,人家怎么能这么轻易涉足一个之前从未涉及过的行业? 形势一时僵持到了这里,唯有两人的叹息声不绝于耳........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