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4:接了安瑶的单子

最强赘婿 274 作者彦小焱 全文字数 3113字

“两码事,你别偷换概念。” 跟姬如雪讲理,永远不可能讲得通的。 庞飞服软了,“好好好,就按正规单子走,这样总可以了吧。” “欧克。”隔着电话都能感受到姬如雪旗开得胜的笑脸,这女人虽然牙尖嘴利了一点,但工作能力是没得说的,还有那几笔赚钱的单子,也都是她接的。 刚才那些话也莫名的有些道理,庞飞现在不是一个人在战斗,是带着一个团队在战斗,不能再像以前那样只顾着自己了。 这事就不跟安瑶说了吧,免得她再提出什么灵魂拷问,至于钱,庞飞自己垫着吧。 吃完饭不到八点,曹秀娥又来找庞飞了,这一早上就找了三四遍。 “庞飞,你不是说要带我去找你爸嘛,你看这天都亮了,咱们到底什么时候走啊?” 果然是不能撒谎,撒一个谎,就得再撒一个,恶性循环。 但现在曹秀娥好不容易肯吃饭肯睡觉了,庞飞也不好在这个时候又把她的希望破灭了不是。 算了,就带她出去逗个圈子吧,就当是给曹秀娥一个念想也好。 调查取证的事情和带着曹秀娥并不冲突,而且还能顺带看着曹秀娥,挺好的。 “妈,我现在就带你出去找我爸,但你得答应我一个要求,乖乖坐在车上,别乱跑,行吗?” 庞飞现在就跟哄小孩一样,跟曹秀娥说话的时候都是连哄带骗的。 曹秀娥乖乖点头,只要庞飞愿意带她去找安建山,她就什么都听庞飞的。 张婶是挺担心庞飞这样带着曹秀娥是会影响工作的,庞飞说了没事,她也只能作罢。 侦探社每天早上都会先在公司集合,商量一天的计划和安排,当庞飞带着曹秀娥出现的时候,姬如雪一口豆浆差点全喷了出来。 “我靠,你搞什么啊,把你丈母娘带公司来干嘛?”庞飞这老板现在当的是越来越不像话了,无故旷工迟到不说,现在还把家里人带来了,搞毛啊? 庞飞用最简单的话跟她解释了一下,“不会影响工作的,你就当她不存在就行了。” 庞燕倒是挺高兴曹秀娥能来的,之前住在安家,可没少受到曹秀娥的照顾,而且她也打从心眼里喜欢曹秀娥。 时峰是个男人,不会计较那些,因为有一段时间他也因为不放心沈凝心想着也把她带在身边的,最后是因为沈凝心不同意才没有那样做。 姬如雪气的直翻白眼,“你们都是好人,就我一个坏人行了吧。不会影响工作可是你自己说的,出了事你自己负责啊。” 大家都不反对,她一个人说什么也没用,只好妥协了。 庞飞安顿好曹秀娥,然后跟大家商量安瑶的这个单子。 “目前所有的监控录像和涉案人员全都调查过了,没有任何的蛛丝马迹。一份被放置在密码柜里的合同,无缘无故就被改变了内容,你们有什么想法没有?” 时峰提出疑问,“合同的内容一点被篡改的迹象也没有?” 庞飞道,“这份合同签约的时候我见过,签约时候的样子和现在的样子完全一模一样,签字的部分也的确是安瑶的笔迹,唯一不同的一点就是,赔偿的违约金部分变了。” “合同呢,能不能给我们看看?”时峰道。 我从包包里拿出资料,“我带了现在的复印件和当初签约时候的照片,你们看。” 将资料一一展开平放在桌子上,众人对着几处重要信息部分研究起来。 还真的是一模一样,除了赔偿金的部分。 “这么有难度的单子,你准备怎么收费?”大家正紧张兮兮地研究着两份合同,姬如雪的一句话让现场的气氛立马就变了。 庞飞道,“我是当事者的亲属,这收费的事情你跟时峰商量着定吧,我不参与任何意见。” 反正多少都是他出。 姬如雪准备来个狮子大开口,被时峰驳回了。 “一万吧,咱们现在接一笔单子最少都是五千起的,这单子的难以程度大家心中都有数,一万块钱是个很合理的价格。” 还是时峰厚道,不肯为难庞飞。 姬如雪无所谓地耸耸肩,“你们是老板,你们说了算,反正我就是个穷打工的。” 既然这件事没有争议了,那接下来大家就行动吧。 争取尽快把事情调查清楚,一旦薛京被放出来,他肯定就会死追着这九百万来逼迫安瑶了。 三个人分成三拨分头行动,庞飞带着曹秀娥去的是薛氏集团,合同走的是薛氏集团的公章,这边肯定也是有点猫腻的。
等了一会,曹秀娥就坐不住了,不停地催促庞飞,“你不是说带我去找你爸嘛,来这干嘛呀。庞飞,你是不是骗我呢,你不是带我来找你爸的?不行,我要下车,我要自己去找。” “妈——”庞飞将其拉住,只能继续撒谎,“我爸就在这呢,咱们再等等,说不定一会他就出来了。” “啊,是吗,你爸就在这。好好好,那我再等等给。”曹秀娥一边说一边整理自己的衣衫妆容,很在意自己在安建山跟前的形象。 十一点多,当初跟随薛京一块签合同的那个年轻人从大楼里出来。 庞飞叮嘱曹秀娥在车里等着别乱跑,然后快步跟上那年轻人。 合同的事情薛京肯定不会亲自动手,那只能是由他手下的人去打理了,或许能从这年轻人身上撕开一道口子也说不定。 跟着年轻人进了一家西餐厅,庞飞突然加快速度追上去,伸手便勾住了那人的肩膀,让其无处可逃。 看到庞飞,那人的脸色明显的不对劲,眼神也是飘忽不定的。 这是做贼心虚最典型的表现。 带着年轻人从西餐厅里拐了出来,庞飞直接将其带到一处无人的角落,“合同的事情,薛京到底是怎么搞的鬼?” “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年轻人矢口否认。 庞飞早知道他没这么轻易吐出真相,不过没关系,“你女朋友就在那栋大楼里上班吧,干的是化妆品销售,人还挺漂亮的。你说她要是知道你整天跟你们上司不清不楚的黏在一起,会是什么反应?” 庞飞说着,拿出几张偷拍的照片,而照片中的人,正是眼前的小伙子,和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女人。 年轻人瞬间变了脸色,伸手便要去抢,又哪里是庞飞的对手。 “我知道你早就不想在这干了,这女人整天骚扰你,你也早就不耐烦了。这些年你赚的钱足够你跟你女朋友结婚的了,没必要再为了多赚那几个钱委曲求全的。”庞飞也并不是真的要拿此事威胁他,这年轻人心眼不坏,所做的事情也都是受人指使而已。 谁都有犯错走歪路的时候,有时候就需要个明白人在前面提醒一下。 而庞飞,就是那个在前面提醒他的明白人! 年轻人犹豫片刻,抬头看向庞飞,“我会离开薛氏集团的,但是,合同的事情,我真的无可奉告。我也求你别把照片给我女朋友看,我也是逼的。” 好言相劝没用,薛家的势力恐怖着呢,说出去,等待他的结果只能是死路一条。 庞飞承诺,“我可以保证你们的安全,我可以护送你们离开这里。” “没用的,你保护得了我一时保护不了我一世的,这件事只有我一个人知道,告诉你们,不就等于出卖了我自己吗。薛京不但不会放过我,也不会放过我女朋友的,我不能说,真的不能说。” 但凡只要想起薛京来,这年轻人就会止不住地浑身发抖,可见他对薛京的害怕程度。 庞飞有心劝说,又不想动用卑劣手段,都是给别人打工卖命的,谁也不容易。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庞飞松开那人的衣领,“你走吧。” 年轻人着实意外了一下,随即低着头慌忙离开。 回到车子上,曹秀娥不停地问他是不是看见安建山了,庞飞只能一一应着。 唯一知道这件事情的人不愿意松口,事情还怎么往下调查? 自己想办法…… 想什么办法呢? “妈,饿了吧,我先带你去吃个饭。”事情要调查,但也不能把曹秀娥饿着不是。 庞飞带着曹秀娥找了一家小餐馆,给她要了米饭和几个小菜,自己却是什么也没吃,脑子里全是合同的事情。 他准备吃完饭去安瑶那边一趟,再询问一些细节。 从餐馆出来,竟意外地发现那个年轻人被几名保镖押着上了一辆黑色的小轿车,而且那人的神色看上去很不对劲。 庞飞意识到不妙,立即启动车子跟了上去。 那小轿车一路往郊区开去,最后在一处荒无人烟的地方停了下来。 年轻人被从车子上押了下来,他们将麻袋往那人身上套,看样子是准备来个杀人灭口! 这真是天助我也,庞飞正愁不知道该怎么办呢,薛京就自己把人证给送上来了。 不过,他不打算现在冲出去救人,以免留下把柄。等这些人都走了再出去救人,神不知鬼不觉,也免去了薛家再给这年轻人的家人找麻烦的可能。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