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1章 高调和熟人?

作者李童 全文字数 4493字

重生日本高校生 “真中君,我不是很明白你说的意思,为什么不能去人多的地方喝酒?难道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吗?你是怎么知道的?你会算命吗?”原本已经有了一个幸运观众,该去找下一个幸运观众了,但长相喜感的中年人却因为听说了那句忠告,不知是出于好奇还是电视节目效果的需要,一时之间并没有离开。 一连串的问题,让人不知道该先回答哪一个,不过李学浩没有回答他,而是走到了围观的人群一个抱着小女孩的中年大叔面前。 “你叫什么名字?”他问着因为他的走近而有些怕生和害羞的小女孩,可能也就三四岁左右,穿着一身漂亮可爱的裙子,但抱她的中年大叔的衣服却有些显旧,也不知道穿过多久了,洗得泛白。 似乎预感到要发生什么,喜感中年人朝几台摄像机招了招手,让他们对准这边。 “善恩。”小女孩犹豫了一下,终于在抱她的中年大叔的鼓励下,害羞地说了自己的名字。 “善恩是吗?今年几岁?”李学浩又柔声问道。 “三岁。”大概是感受到了他身上的灵隐之气,小善恩也没有那么怕生了,甚至显得有些亲近。 “平时在家里看电视吗?”李学浩问道。 小善恩看着他,像是在思考他话中的意思,最终摇了摇头。 “因为家里电视坏了,也没有拿去修,所以……”抱她的中年人有些尴尬。 其实这没什么可丢脸的,只是李学浩没想到事情会这么巧而已:“善恩,哥哥把那个送给你怎么样?”他指了指放在不远处的那台电视机。 小女孩睁着天真纯洁的大眼睛,一会看看电视,一会又看看他,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抱她的中年大叔却手足无措:“不,不用了,电视机拿去修一下就可以看了。” “善恩,那是哥哥送给你的礼物,等下记得带回家哦。”李学浩拍了拍中年大叔,又轻轻揉了揉小女孩的脑袋,转身离开。 摄像机忠实地记录了下这一幕,虽然并不震撼,但却能轻易地引起人的共鸣。 “这真是令人震惊又感动的一幕。”一旁的喜感中年人面对摄像机,准备慷慨激昂地发表几句正能量的话,不过却见主角要离场了,他也顾不上说话,连忙追上去,“真中君,你真的把电视机送出去吗?那是最新型的TV,价值在200万以上……” “无论价值多少,送给有需要的人,才能体现它最大的价值。”李学浩淡淡看他一眼。 现场纷纷鼓起了掌,这个日本少年,顷刻间就获得了所有人的好感。 “真中君,再聊几句吧……”喜感中年人忽然一压耳朵里的无线耳机,似乎接到了什么指示,声音也变大了起来,“因为你的慷慨之举,我们节目决定再给你一次抽取奖励的机会。” “哦?”李学浩停了下来,居然愿意给他再抽一次奖励的机会,这算是意外之喜? “来吧。”喜感中年人对工作人员招手,后者把那袋装满了圆球的透明袋子送了上来。 “希望你能抽到神秘大奖哦。”美少女主持人也走了过来,笑嘻嘻地说道。 李学浩手已经伸入了袋子里,看了她一眼,心中忽然一动,抓起了一个圆球。 美少女接了过去,打开圆球之后,她故意神秘地挡住了所有人的目光,只给自己一个人能看的角度。 不过当看清里面是什么之后,脸色变得极其古怪起来。 “是什么?”喜感中年人见她一脸古怪,颇为期待地说道,难道又抽到了什么有价值的东西?“给大家看看吧。” 美少女犹豫了一下,最终把圆球里的纸条面向大众和摄像机。 无论是周围的观众,还是工作人员和PD,一下子全都愣住了,因为纸条上写的是:“美少女。” 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这是要送我一个美少女吗?”李学浩微微一笑,对他来说,要改变圆球里面的字迹,真是太轻松了。 喜感中年人和美少女主持都愣住了,看了看工作人员和PD,后者也是一头雾水的表情,有这样的礼物吗?不知道是哪个家伙开的玩笑乱涂鸦的。 但是很快,经验丰富的喜感中年人打破了场上的僵滞,他指了指身边作为搭档的美少女,开玩笑地说道:“那个,把我们的素媛送给你吧,她就是一个美少女。” “呀,怎么能这么做,我什么都没做错啊。”美少女顿时叫屈,当然也知道他是开玩笑的。 “可以带回家吗?”李学浩没想到喜感中年人反应这么快,事实上,他只是觉得无聊调戏一下节目组而已。 美少女脸上很红,忽然凶巴巴瞪着他:“喂,你养得起我吗?我可是超级能吃的,一顿饭能消灭五斤牛肉,还是最高级的韩牛。” “没有问题,只要你跟我回家的话。”李学浩当然不可能被吓退。 “呀,臭小子年纪不大……”美少女似乎被说得尴尬了,就要发飙,旁边的喜感中年人连忙拉住她,“素媛,矜持,要矜持啊,身为女孩子,这样会嫁不出去的。” “那我就不嫁了!” 场面一度变得十分有趣,至少围观的观众看得哈哈大笑。 “一起回家,一起回家!”不知什么人凑起了热闹,大声说了句,很快就响成了一片。 几台摄像机一直在人群和两位主持人以及那位作为焦点的少年之间徘徊,这期因为出现了这种“变故”,估计会有意想不到的节目效果,无论是PD和现场工作人员,都乐于看到这一幕。 “谢谢大家的祝福,不过时间不早了,我该走了。”李学浩其实也没想这么高调,也许是因为常年低调太久了,遇到电视节目,所以忍不住高调了一把,加上这里是在国外,不会有人认出来,少了一些顾忌。 “真中君,再说几句吧……”喜感中年人想要追上去,不过这次他存心要走,根本追不上,只能遗憾放弃。 ……
接下来,李学浩没有耽搁时间,和千叶小百合等人汇合后,在李美溪的带领下,一行人来到了她所说的全韩国最好吃的炸鸡店。 这间炸鸡店在麻浦区上水洞,与景福宫所在的钟路区相隔一个区。 经过弘益大学门口,往右走了一段路,终于抵达了目的地。 炸鸡店的门脸不是很明显,因为是用餐的高峰期,早就人满为患了,而且在门口外面还排了一条长龙。 “我们也要排队吗?”瓜生麻衣看到这一幕,眉头紧紧皱起,从排队的长龙来看,如果要排队的话,可能都要1个多小时后了。 “不用,这里有我认识的人。”李美溪神秘地一笑,显然预料过这种情况,如果要排上半天队的话,她也不会带人来这里吃饭了。 拿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很快又收了起来。 没过多久,一个穿着一身白色厨师装头戴厨师帽的年轻人出现了,直直地寻了过来,见到李美溪时,显得礼貌又不失熟络:“李小姐,请跟我来。” 一行人跟着他进入店里,店内确实人满为患,不过年轻人没有停留,带着一行人进入了一个类似包间的地方。 “韩店长,我们这里有这么多人,麻烦你和信惠了。”李美溪客气地说了一句。 “请放心,一定让大家满意。”年轻人看了一眼在场的人,包括年纪最小的水桥香智子和泽井优子,似乎在预估大家适合吃什么东西。 “美溪小姐,他是这里的厨师吗?”等到他下去,瓜生麻衣忍不住问道。 “他叫韩希哲,不但是厨师,还是店长。”李美溪说道,“他妻子是我的同学,我曾经帮过他一个忙,所以他在店里一直给我预留了一个包间,我随时都可以来这里吃东西,而且是免费的。” 她话里并没有炫耀的成分,只是一种很平直的叙述。 “免费的吗?”瓜生麻衣听得眼睛一亮,免费的东西,吃起来的感觉似乎特别好呢。 “是的,无论吃多少都可以哦。”李美溪说道。 “那我们就不客气了。”瓜生麻衣兴奋地说道,在桌上找了找,却没有发现要找的东西,“没有点餐的菜单吗?” “不用那种东西,韩店长会为我们准备好的,说起来,他有一个外号,你们知道是什么吗?”李美溪说道。 “外号?”瓜生麻衣一愣。 “是的,他号称‘金眼’,就是说他能凭借一双眼睛,可以看出客人喜欢的口味,然后根据口味来给客人上菜。”李美溪说道。 “这么厉害吗?”瓜生麻衣被震住了,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奇特的店长,难怪他刚刚好像一直在看着大家,原来是在分析大家的口味吗? “等你们吃到他的炸鸡,就知道他还有更厉害的。”李美溪吊起了胃口,令大家多出了期待来。 炸鸡还没端上桌,哪怕炸包间里,就已经可以嗅到厨房里飘出的浓郁的香味,是混合着炭烤的秘制酱香,以及鸡肉特有的肉香。 年龄最小的泽井优子和水桥香智子已经开始流口水了,那味道,真的很诱人。 难熬的时间并没有让大家等太久,韩店长亲自指挥着店员,把一道道炸好的鸡肉端上来,很快摆了满满一桌。 “炸鸡分为两种,一种是将鸡块裹着炸粉进行高温油炸的原味炸鸡,另一种则是用烤箱或是炭火精心烘烤的烤鸡,原味炸鸡是最原始也最为传统的一种炸鸡,而烤鸡则因为健康不油腻而独具魅力……”等到韩店长和店员离开,李美溪开始化身为美食导游,“因为制作方法不同,很少有炸鸡店可以将这两种美食做到极致,但韩店长却能做到,你们可以仔细品尝一下。” 众人早就饥肠辘辘了,当然不会客气,尤其是泽井优子和水桥香智子,没等她说完就开始吃了,完全顾不上刚炸好的鸡肉会烫嘴。 摆上桌的炸鸡虽然貌不惊人,但舌尖触及鸡肉的一瞬间,入口即化的外皮,鲜嫩多汁的鸡肉,以及极具中毒性的酱汁,完美地融合在一起,令人欲罢不能。 水桥香智子不能吃辣的,不过端上来的有咸味清淡烤鸡,味道也毫不逊色,吃得她满嘴流油。 吃到一半的时候,一个年轻女人推门而入,她同样穿着白色的厨师服,高高的帽子把一头长发都罩在了里面,长相普普通通,却有一种难言的坚强气质。 “信惠。”李美溪见到她,连忙叫了起来。 “不好意思,因为刚刚在忙着炸鸡,现在总算有点时间了。”她就是韩店长的妻子,李美溪的同学,或许已经从丈夫那里听说了,见到包间里这么多人,也没有露出任何意外之情。 “如果忙的话,就不用来招待我了。”李美溪说道。 “我们有一个多月没见了,正好想见见你。”信惠说道,目光里有些幽怨,“而且,我也想知道,为什么你这么久都不来炸鸡店,是因为吃腻了我做的炸鸡吗?” “怎么会呢,信惠,你的炸鸡是全韩国最好吃的炸鸡,我是不可能吃腻的。”李美溪哈哈一笑,“只是每次来都是免费,我也很不好意思。” “如果不是你的话,希哲家这间店就保不住了,美溪,你不经常来的话,我们才会觉得愧疚。”信惠说道。 “不要总是提那件事,说起来,他最近有来骚扰你们吗?”李美溪问道。 “没有,有你这位小公主在,没有哪个家伙敢来这里捣乱。”信惠笑着说道。 “什么公主不公主的,我只是一个普通人。”似乎不想多谈及自己的身份,李美溪转移了话题,“啊,我来介绍,这些是我的朋友,她们是从日本来的……” 信惠一一跟大家打了招呼,轮到最后的某人时,也是现场唯一的男性,她认真地看了看,最后有些不确定地说道:“我好像认识你。” “认识我?”李学浩吃了一惊,因为他可以确认,他没有见过眼前这个女人,也就是说,双方不可能认识。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