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陛下旨

作者孑与2 全文字数 2527字

第八十三章陛下旨 黄山咬着满口的血牙,再次坚持着站了起来,他的面色无比狰狞的再次捏起了法诀。 镇界尺嗡嗡的颤抖了起来,一股磅礴的威压再次降临。 在这威压之下,玄宗所有的弟子,包括龟先生,齐齐身不由己的跪了下来。 他们的身上像是承受了数千斤的重石一般,压垮了他们的身体,一缕缕的血雾自他们的身上散发了出来。 龟先生小小的脑袋上,一片惊恐,他焦急的喊道:“黄山,你……不可!” 但他的话只喊出了这么多,身体就化为了一缕血雾,融入进了镇界尺中。 这一会,可不是云琅给戳破的! 在龟先生之后,玄宗剩下的那些长老和弟子,一个个紧接着步了龟先生的后尘。 他们被压碎的身体,化为了一团团的血雾,钻进了镇界尺之中。 像是蒙尘般的镇界尺,顿时光芒大方,整个天地顿时一片黑暗,凄云惨雾,重重堆叠。 整个天地之间,唯有太虚石和上古龙玉在闪烁着荧荧之光。 天上如此,地下亦是如此! 只是对于地下的生灵而言,这样的一幕是巨大的灾难。 天崩地陷,山河倒灌,像是世界行走到了末日一般。 地上所有的生灵,经受不住这般恐怖的威压,纷纷的被压得跪倒在地。 他们的身体一个接着一个的炸裂,化作了一团血雾,飞上了云霄之上。 无数生灵化作的血雾,凝聚成了一条血色长河,声势浩大的翻滚着涌入了镇界尺之中。 这一切,都清晰的落入了云琅的眼睛! 这样的镇界尺,不是他想象中的镇界尺,以毁灭生灵为根基的镇界尺,不要也罢! “太虚石,给我往死里砸!” 云琅沉喝一声,手腕一抬,轮回柱像是一座塔一般,出现在了手中。 白色的轮回河翻滚缠绕在轮回柱上,云琅右手迅速的捏动法诀,释放出了轮回河。 河水滔滔而出,穿过了镇界尺,涌入了地下。 同样磅礴的气息,在轮回河上涌现,它越过了不断龟裂翻滚着大地,大地立刻平复,恢复了之前的模样。 它越过江河,江河倒流,恢复原位。 它越过歌舞升平,一片繁华的城池,城池恢复原样。 曾经的建筑,依旧是曾经那般模样,没有丝毫的改变。 一个个已经消失了的人群,和其他生灵,在轮回河越过的时候,像是撒种子一般,重新出现。 无数的人仰头望着黑蒙蒙的天空,一脸迷茫,他们不明白,在他们的身上刚刚发生了什么。 所有人,只是记得,他们刚刚好像是死了。 但现在,又活了! 他人的生死在如今云琅的手中,只是转个念头的功夫。 他终于算是掌握了轮回河的力量! 镇界尺上的生机被轮回河剥夺,光芒顿时一片暗淡,在脾气无比火爆的太虚石,一通疯狂乱砸之下,彻底化为了粉碎。 在镇界尺碎裂的瞬间,黄山也一同消散在了原地! 他把自己献祭给了镇界尺,镇界尺碎裂,他也神魂俱散。 风云退散,朗朗晴空再现,这电光火石的一瞬间,好像该换了天日一般。 云琅收起了太虚石,眼中忽现一丝明悟,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太虚石给云琅带来了一些消息,这个镇界尺是假的!乃是玄宗仿照真正的镇界尺打造的。 难怪云琅看着那么的邪门,作为一方神器,它不该以吸食血气来维持力量。 …… 雁门关外。 云琅望着东方,沉吟了许久,最终还是对霍去病说道:“知会陛下,该动手了!” 李长风笑吟吟的说道:“主子,现在你才是天上地下唯一的陛下!” “他曾经是我的陛下!”云琅沉声说道。 李长风缓缓摇头,“但以后不是了。” 云琅撇了撇嘴,曾经纠结了许久的事情,有结果了,他成了陛下! 霍去病拍了拍云琅的肩膀,哈哈笑着说道:“阿琅,曾经有所犹豫,那是不得已。如今,你不该犹豫。” “我只是觉得直呼他的名字,会让他很难受的。”云琅揶揄一笑,说道。 霍去病愣了一愣,哈哈大笑了起来,一巴掌拍在云琅的肩头,说道:“阿琅,你现在是明着坏!” “但又没人能那我怎么着!你说气人不气人。”云琅笑着说道,他觉得自己是真的飘了。 霍去病一脸得无奈,他这个兄弟现在很欠打啊! 身为长生大帝,明明应该是沉稳的,结果,他倒是恰恰相反了,反倒是越发的——皮了! 对,用阿琅的话来说,就是他现在很皮! “好了,言归正传,我会派人通知陛下,不……是刘彻!整军备战,收复河山。”霍去病沉声说道。 白冥紧跟着站了出来,躬身说道:“主子,九幽大军已整装待发,只等陛下一声令下。” “三山五岳,九州江河,所有精怪妖兽已得陛下圣瑜,随时可出发。”李长风颔首说道。 云琅深吸口气,面容肃穆的望着远方,沉声说道:“大军出发,进攻玄宗!” …… 这一日,对于龙武大地而言,是历史性的一天。 所有人都察觉到了这巨大的变化,低沉的战鼓,在大地的每一个角落响起。 数百年未曾有人见过的九幽大军,打着黑幡,乘着滚滚黑雾,出现在了人间。 人迹罕至的山川沼泽间,无数的妖兽奔出了丛林,咆哮着,成群结队的奔向了某处。 犹如世外桃源的蝶谷,此刻也是一片忙碌,轻纱曼妙,琴音袅袅而起,无数的弟子飞出了蝶谷。 柳原没个正行的绕在灵犀的身边倒飞着,一脸戏谑的问道:“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他是长生大帝,所以就借机美人计上身?” 这话,在这片刻的功夫,柳原已经聒噪的问了数遍了。 灵犀黑着脸,揪住柳原的小辫子,就是一通暴打,“再说一遍,本小姐——不知道!” “人家都说,发怒是因为被猜对了事实,看样子我是猜对了,你已经打了我五遍了!这绝对是事实,不过,小师妹,你的眼光很准哟!长生大帝呐,天上地下至高无上的帝王,我以后有好日子过了。”柳原喋喋不休的说道,虽然被打的有些鼻青脸肿,但他不在乎。 灵犀也不否认了,她恶狠狠的说道:“那不应该是我有好日子过了嘛,关你屁事哟!” “人家常言又道的好,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我乐意做个鸡犬。”柳原嘿嘿的笑了起来。 灵犀:…… ……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