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06章 暗流涌动

末世异形主宰 6 作者龙青衫 全文字数 2892字

“山里还有别的路通向外面吗?哪怕险峻一些咱们也得试试,守在这里,只能等死。” 崔浩目送着几个同学消失在通道拐弯处,扭头看向云海。 “刘明并没有骗你们,后山真的没路,只有峭壁。除非是神乎其技的职业攀爬手,还得借助大量的专业工具才有可能下去,而这些工具,山顶没有。” 云海一句话,彻底地泯灭了崔浩心中的最后的希望。 “希望变异的只是极少数的动物,大多数都跟昨天那些人一样,都会死去。”另外一个大学生颤声说着。 “你们来看看。” 云海说着起身走到窗前,伸手指向了外面。 “山顶每天都有人打扫清理,地面及低层崖壁的缝隙间便是一根杂草都没有,你现在看仔细了,只是一个晚上,这些缝隙中的青草便有一指长了。” “变异的不仅仅是动物,显然还有植物。我从小在阳山长大,不敢说熟悉这里的一草一木,但宏观上错不了。大多数拥有生命的生物都在变异。” “除了我们看到的变异竹鼠,还有青条子,包括一些植物,它们变异最明显的特征表现就是巨化变大。” “也不是全部变异成功,至少我先前在后山时,跟你前面说的一样,有些动物和人类一样莫名死亡,还有一些树木、杂草、野花等等,也都枯萎了。” 云海说着,放下窗帘走回去坐下,崔浩及附近的人越听,每个人的神情越是绝望。 圆脸的女大学生开口了,云海也早就知道了她的名字叫田圆圆,她颤声说道:“病毒刚刚爆发肯定会很混乱,等过几天就好了,你们没听到收音机里说的吗,我想军队一定会来救我们的!” 崔浩苦笑一声,说道:“如果事情正如我们推测的一样,灾难发生的范围很广,军方肯定不会坐视不理。然而他们首先要保护的目标一定会是各线城市。至于动物或者说生物最多的农村甚至是山区,军方不说置之不理,怎么也得往后排。” “你这话就不对了,咱们怎么也得对国家有信心才行,国家不会扔下我们不管,很快一定会有救援的。” 刘明习惯性地打着官腔开口了,哪怕他的神情并不坚定。 “哪得等到什么时候去?他说后山包括深山这么多动物,如果都变异了……” 一个女青年说着,再想起鼠潮来临前深山中那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吼,忍不住“嘤嘤”哭了起来。 “我好后悔,周末好好待在家就行了,为什么要跑来旅游。” “是啊,我好想爸爸妈妈。” 幸存者中的男性还好一些,不少女游客包括那些女大学生痛苦万分地流泪哭泣。 云海没有吭声,掏出自己的手机看了看,屏幕上显示只剩一格电且仍旧没有信号,脑海中闪过远在一千五百多公里外上学的妹妹,他一阵茫然。 怎么离开阳山都是个问题,就算能下山,一千五百公里的路途,遥遥无期。如果秦省与这里一样发生了异常,云海不知道妹妹云朵是不是还活着。 “或者,她跟昨晚那些人一样,已经……” 脑海中泛过这个念头,云海握紧拳头,心中一阵发寒。 “怎么样?”先前跟着四眼的几个大学生回来了,崔浩的声音打断了云海的思绪。 “那几个混混看我们过来,进了115号房,离厨房距离不远。几个保安住进了他们对面的客房。”一个壮壮的青年小声在崔浩耳边说着。 “关达,你们住在他们对面或者隔壁的房子,轮流休息。大家要打起精神,这世界已经完全不同了,说不是末日你们自己也不信,先想办法活得更长一些时间再说。” “嗯,浩哥,那我们去了。”壮壮的青年关达应了一声,带着几个大学生离开了。 没心思再听这些勾心斗角的话,哪怕云海知道崔浩做的没错,他只是觉得无趣。
宾馆,根本不可能长久地守住。 从目前的趋势来看,云海相信生物的变异需要一个过程,而且这个时间不会太长。如果它们完成了变异进化,别说钢化玻璃门,就是砖石墙壁也挡不住它们。 但是幸存者中大多数人不这么想,或许也是因为待在山顶根本没得选择,旭日宾馆便是他们心中最后一道防线,而其中有限的食物和水,一个处理不好,随时都有可能引发流血冲突。 十二个大学生,以崔浩为头,自成一帮。 五个保安,再加上宾馆的服务员、厨子,大约有十四人左右,以齐翔宇为首。 刘明及景区活下来的管理员,以及一些在山顶开店做生意的,包括四眼等人,他们自己人数最少,但更多的游客显然愿意接近官方组织,所以他们的人数也不少,有十七人。 看似寂静的宾馆大堂,实则人心惶惶,暗流涌动,随时都有可能爆发流血冲突。 这仅仅只是山中,云海相信外面的世界可能也是一样。 崩坏的世界导致了崩溃的秩序,有限的食物,有限的水源,凶残的变异生物…… 混乱的末世可以尽情施放心中的恶魔,人命在这样的环境中是最不值钱的。 在警方和军队顾及不到的地方,云海估计怕是已经天翻地覆彻底变成了乱世。 越想心中越乱,云海不敢想象,性子向来温顺的妹妹,如果还活着的话,此时正在经历怎样的噩梦。 天色已经暗了下来,不少生物都有趋光性,生怕惹来更多的变异生物,大堂也只开了一盏暗色灯,玻璃门及落地窗更是用厚重的毯子遮挡起来。 宾馆所有窗户早都已经关死了,没人愿意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哪怕堵得再严实,在大多数人的强烈要求下,齐翔宇关闭了客房的电闸,大家只是借着昏黄的应急灯光芒活动。 走到宾馆门侧的落地窗前,云海眯起眼睛透过细小的缝隙,静静地打量着外面。 山顶上静悄悄的,如果不是外面的石地面上满是干涸的血迹,包括大量鸟儿吃剩下了巨鼠骸骨,直让人以为,这个傍晚的阳山,有着平常难得的静谧。 广场的灯光已经熄灭了,或许是被巨鼠咬断了灯柱的电线,至少宾馆内现在还有电,显然通向山顶的电线还没事。 月光下偶尔有一道道黑影闪过,视力惊人的云海看的清楚,白天被变异的燕隼群吓跑的巨鼠,并不是全部离开了,还在一些在山顶这一片活动着。 云海感觉这些巨鼠又大了几分,此时看上去就如一只只肥猫。 兴许是吃饱了,零散的巨鼠并没有像白天一样剧烈地冲撞玻璃门,云海估计它们也怕动静太大招来天敌,毕竟变异的不只是竹鼠,凶残而又狡猾的它们也清楚这一点。 “帅哥,能聊聊吗?” 一股浓烈的香水味扑面而来,云海压紧窗户上的毛毯缝隙,皱了皱眉,扭头看向了身边悄悄走过来的女子。 看不出身边出现的女子多大,主要是因为她的妆化得太浓了,锥子脸浓装艳抹,云海估计就是这个女人的家人在这里,都未必能认出来她。 脸蛋还算细嫩光洁,斜而细挑的双眉,浓墨似的闪烁着七彩莹光的眼影,紫色的双唇,女子里面是一身暴露的表演服,胸脯露出大片雪白,外面套着不知从哪里找来的西装。 看到云海的目光在自己身上打着转,那女子下意识地挺了高耸的酥胸,眼波流转妩媚一笑,小声说道:“我叫武盈盈,是市里野玫瑰艺术团……” “如果你想找人抱团的话,去找他们会好一点。” 云海毫不客气地打断了她的声音,同时朝大堂内看了过去。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