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章 疑惑

农家娇女 260 作者寂寞的清泉 全文字数 2227字

杨老将军还活着的这个炸弹把夏离和夏氏一下炸蒙了,两人惊讶地看向叶风。 “我外公还活着?” “老太爷还活着?” 叶风说道,“邱大人远道而来,请他坐下慢慢讲。”又对邱继礼说道,“邱大人请坐。” 邱继礼看看夏离,不敢再先认闺女,坐下说道,“是的,岳父他老人家还活着。他身体健康,扛住了那么多打击,为的就是血债血偿。”他的眼睛飘向窗外,视线变得虚无起来,继续说道,“那时,当今刚刚继位,不好推翻先皇的旨意,又怕岳父身体受不住打击,出现万一……” 皇上也不相信杨平平会出那个掐死皇孙的昏招。皇上与先太子妃夫妻恩爱,又敬重杨凡为保大和江山身经百战,立功无数,不忍杨平平屈死,娘家人还受连累甚至绝后,秘密派遣邱继礼带人快马加鞭去琼州解救杨凡。 在押送杨家等九家罪臣的船只快到琼州时,他们的船追赶上并保持距离,半夜派人游泳去了杨凡的船找到他,制造杨凡为救长孙杨逸双双落海的假象,秘密救下杨凡和四岁的杨逸,送去一个秘密地方藏匿。 而途中意外被人发现,为了处理那几个人和后续一些事情,邱继礼耽误了回京时间…… 说完,邱继礼又起身给夏氏抱拳鞠了一躬,说道,“我回家后,知道闺女‘病死’,安安因受不了闺女‘病死’和娘家人流放的打击而上吊‘自杀’,我真想抹脖子去陪安安。可想到还需要我照顾的岳父,还要替安安和没见面的闺女报仇,又苟且地活了下来……续娶小齐氏也是无奈之举,我远比你们更厌恶她。但是,我要在鹤城久驻,以便保护该保护的人,就必须让齐太后和齐氏认为我一直被她们掌握在手心,才会放心让我远走边关……” 夏氏盯着邱继礼问道,“你的意思是,你娶小齐氏,不是为了升官发财,而是为了护着我家老太爷和逸哥儿?” 邱继礼点点头。 夏离还是不太相信,问道,“你的意思是,你不娶齐氏,就不能让太后和齐氏放心,也就不能去鹤城护着我外祖。照你的这个意思,若我母亲还活着,你就护不住我外祖了?” 邱继礼看着聪慧又尖锐的闺女,苦笑了一下,说道,“当然不是。若安安还活着,我会想办法外调,带着她去任上。可我不一定能如愿在外面一呆十几年,还在岳父最熟悉的鹤城,也不可能跟岳父经常见面,时时得他的教诲。” 看来,娶小齐氏不是必须,只不过让完成任务的难度缩小了…… 这就是成大事不拘小节吧? 夏离却不认同。若邱继礼没娶过亲,娶的妻子不是他等了多年的心爱女人,这个心爱女人又被齐氏害死,他那么做她完全理解。可是…… 邱继礼见夏离仍然不能释怀,又道,“离离,若安安没被害死,我的心里没有这么多恨,一定不会这么委屈自己……” 他表情悲愤,似有难言之隐。
夏离垂下眼皮,没再继续发问。 邱继礼从怀里取出两封信交给夏氏和夏离,“这是岳父给你们二人的信,他老人家知道安安的骨血还活着,都落泪了。” 夏氏和夏离都激动地接过信看起来。 信封无字,夏离急急抽出信打开,字迹刚劲有力,开头写着“离离外孙如握”。 夏离的眼泪一下涌了上来,眼前浮现出一位拿弓射箭的老人。 信不长,只有一页纸,却能感受到老人家对她的满怀思念,以及知道安安的后人还活着时的欣喜若狂。他盼着能早日见到这个外孙女,让她一定要保重,等待团聚的日子。 夏氏也是哭着把信看完的。看完后,又搂着夏离哭道,“离离,我终于等到这一天了,我终于能完成大奶奶死前的托付了……呜呜呜……好孩子,把那块玉牌拿出来,那是大奶奶让你认亲时用的。” 夏离虽然知道邱继礼这样做有他的不得已,但情感上还是不愿意认这位爹。他来晚了,他亲闺女已经死了,若自己不穿越过来,他的儿子也死了……听了夏氏的话,也只得把杨安安留下的那块玉牌拿出来。 夏氏含着眼泪对邱继礼说道,“这是大奶奶交给我的,说若是齐家那两个女人死了,就让姑娘拿着这块玉牌找你认祖归宗。若你先死了,就让姑娘给我当一辈子女儿,断了和邱家杨家的一切,这个玉牌给姑娘当念想……” 邱继礼起身拿过玉牌,眼泪再也忍不住落了下来。这块玉牌是在他十五岁时送给杨安安的,那时他要跟着杨老将军上战场,也是他第一次去打仗。 当时他就起了娶安安的心思,只因为杨安安太小不好说出口。就一语双关说道,“这玉牌是我祖父留给我的,一直贴身带着。现在送给安妹妹,若我战死了,就当个念想。” 八岁的安安不知道他的心思,还含着眼泪宽慰着他,“礼哥哥不会死的,我等你回来。” 邱继礼把玉牌捏得紧紧地放在胸口,他转过身,双肩抖动着,呜咽的声音在嗓子眼里打转,极力压抑着不让自己哭出声。 他这样,夏氏之前对他的怨和恨好像一下全没了,也跟着哭起来。还说着,“大奶奶,姑娘终于见到亲爹了,她亲爹也认下姑娘了,奴婢不辱使命,死后也有脸去见你了……呜呜呜……”她之前最怕夏离出事,死后没脸去见主子。 夏离又被夏氏哭出了眼泪,但她远没有夏氏那样激动。她心里有太多的疑惑,皇上认可杨平平和杨家是冤枉的,这就简单了,可简单的事为何搞得这么复杂…… 片刻后,邱继礼停止哽咽,又抬手擦了擦眼泪,才转过身来。他走到夏离面前,把玉牌递给她说道,“离离,这是爹爹当年送你娘的信物,你娘给了你,你就留着当念想。看到它,不仅能想到你娘,也能想到爹。” 夏离抬手接过玉牌,她接的不是邱继礼送给她的念想,而是杨安安留给她的遗物。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