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章 约避暑(一)

娶悍妇 260.1 作者江心一羽 全文字数 3531字

两人这便以姐妹相称,又将身后立着的小丫头们都拉出来见礼,那刘府的三娘子上来规规矩矩见礼, “给世子夫人请安!” 穆红鸾打量她十二三岁的年纪,生的倒是清秀可爱,一派端庄,当下笑着对她道, “刘三娘子斯文秀气,一看便是知书达礼的大家闺秀!” 说罢指了黄蕊与四丫道, “这是我们家四娘子,蕊妹妹乃是东陵王府大房的娘子,接过来跟在我身边照应……” 这事儿不用说,黄夫人也是有耳闻的当下笑道, “能跟在你身边,这也是个有福气的丫头!” 穆红鸾当先领了她们进去, “你们几个年纪相仿想来能玩到一块儿的!” 黄夫人笑道, “我前头还担心三娘子过来无趣,现下倒是不用了!” 进去刚坐下便有人报崔夫人来了,却是带着自家的妹子,大家又起身重新见礼。 那崔夫人妹子也算是蒲国公府的远亲,在家里排行老十,生得明眸皓齿也是个美人胚子,十一二岁的年纪,性子活泼见着穆红鸾立时瞪大了眼, “世子夫人,我在家里听姐姐说您是临安第一美人,前头还以为姐姐骗我,没想到您真如此美貌!” 众人被她这快人快语逗得笑了起来,穆红鸾笑道, “依我瞧着崔家十娘才真是个美人儿呢!” 这厢又引见四丫与黄蕊给她认识,崔十娘瞧了瞧四丫又瞧了瞧穆红鸾, “你真是世子夫人的亲妹子……怎得没有她长得好看?” 崔夫人闻言无奈的捂脸,对穆红鸾道, “我们家这老十便是个说话不过脑子的,本想着带她出来见见世面,也好改一改她这毛病,没想到……” 穆红鸾不以为意笑道, “小小的丫头们做那么多讲究干嘛,快人快语的性子倒也爽利!” 四丫也是笑嘻嘻道, “我们家四个女儿一个儿子,只有大姐生得最美,说是似我们祖母,我也为这事儿气闷的很,这定是我娘偏心大姐才将她生得这般好看!” 众人一听又是笑,穆红鸾对众人道, “即是还要玩几日便不在这一时,不如让丫头们领着你们各去安置,洗漱一番再来说话!” 众人点头称是。 绿绣与紫鸳便领了人往里头走。 那黄夫人却是住了五彩阁,两层的小楼四面全是琉璃做墙,用帐幔作隔,阳光射进来室内五光十色煞是好看,刘三娘子跟着嫂嫂进来,不由叹道, “嫂嫂,这蒲国公府上果然豪富,这一块琉璃便价值不菲,用来装饰两层的小楼也不知要费多少银子!” 黄夫人笑道, “蒲国公有财那是临安城中出了名的,这里叫做琉璃小筑可不止一座楼如此,待会儿你到外头瞧瞧,我进来时略略瞧过,竟是有一段地面都用琉璃铺就的……” …… 那头崔夫人带着妹子却是去了萱花院,里头也是琉璃镶的窗户,最奇的是头顶上是由大块大块的琉璃覆盖,坐在下头仰望天空一碧如洗,想来天黑之后繁星璀璨必是很美。 崔十娘进去倒在榻上便不起身,崔夫人过来推她道, “待到晚上有的你看,现下快去洗漱一下……” 一路上过来马车闷热早就汗透衣衫,总要洗漱换了衣衫才是。 崔氏姐妹进去见着一个汉白玉砌的水池,兽头上滴水叮咚,窗外却有江风吹来,当下不用旁人伺候,自己除了衣裳进去,仰面躺在池水中不由也叹起了蒲国公府的豪富来, 崔十娘问道, “六姐姐,这蒲国公府与我们家是远亲么?” 崔夫人应道, “蒲国公故去的夫人乃是河东崔氏嫡出的娘子,我们与河东崔氏乃是同宗,虽说多年前分了出来,便一直未曾断了来往,论起来我们也要称故去的国公夫人一声姑母,如今蒲国公府上是这位世子夫人主持中馈……” 崔十娘想起穆红鸾那艳丽的容貌不由叹道, “早前六姐姐说时我还不信,现下见着世子夫人果然生得美艳无双,想来必是因着世子夫人生得好看,才能独得蒲国公世子宠爱的!” 那容貌便是她自负天生丽质,比起来却还是要差上几分,也不知世子夫人是怎么生的,怎得她那妹妹便只是清秀而已? 崔夫人闻言笑着摇头道, “傻丫头,你以为生了一张漂亮脸蛋儿便甚么都有了么?不说这大宁便放眼这临安城中生的美貌的女子数不胜数,为何世子爷偏偏在太原选了一个出身卑微的女子,可不单单是要美貌出众才成的……” 崔十娘不服气道, “总归有一张好看的脸蛋儿才能得世子爷注目,若是那世子夫人生得丑陋,想必世子连瞧也不会瞧她一眼,又怎么会娶她做世子夫人呢?”
她这一番反驳倒是令得崔夫人一时哑口不知如何应对,当下只是轻笑, “小丫头,待你长大些便明白了!” 女人如花,容颜易老,更何况红颜未老恩先断的事儿也是常有,光靠一张脸能与男人同到老么? 这世上男子多少都是喜新厌旧的! 她只是笑着便不再多说,却没瞧见自家妹子转头垂眸看向池水中模糊的倒影, 自己也是眉目如画,丽质天成,即是上天所予为何便不能有好姻缘呢? 总有一日,我也能寻到似蒲国公世子一般,家世出众,人品无双的俊朗少年为夫,做一对人人艳羡的神仙眷侣! 姐妹俩在这处呆了一个时辰,出去梳头换衣,便听到外头有人来报, “崔夫人、崔十娘子,我们家世子夫人请两位听风斋赴宴!” 两人收拾妥当便由领路的丫头带着过去听风斋,却是临着江边一座小楼,上头灯火通明,有人红衣雪肤正凭栏观望,见了她们便招手而笑,崔十娘见那灯光绚丽,人如仙妃,笑颜绽放之时竟比五彩的灯光还要夺人双目,不由紧紧拉了崔夫人的手,羡慕不已道, “六姐姐,世子夫人真美!” 崔夫人也瞧得一时恍神当下笑道, “世子夫人确实容貌无双!” 心里也在暗叹, 这样的模样便是入宫也必是个宠妃,不过依她瞧着深宫大内未必能比蒲国公府。 想那府上不但富可敌国,更又权势滔天,前头才听自家夫君讲过, “蒲国公如今在朝堂之中风头正盛,新帝登基年余,不敢说事事垂问,但也是样样听计,再这般下去……只怕这皇族势力日丰,百官必要惶惶……” 崔夫人一介妇人自不懂政事,不过见一向少言寡语的夫君也忍不住有此一说,可见自家这远房表姨父的威风。 旁的她不知晓,但总归交好这位世子夫人必不会错便是了! 当下拉了妹妹冲穆红鸾笑了笑,便进去缓步上了楼阁。 穆红鸾早带了四丫与黄蕊在这处,正凭栏观江边风景,此时日落天黑,江风习习,凉爽怡人,众人身上的宽袍轻衫随风飞扬,秀发飘散,很是有几分乘风而去之感。 四丫与黄蕊带了崔十娘到一旁去瞧那江上点点渔灯,穆红鸾却是与崔夫人坐到了桌前闲话,等着黄夫人到来。 崔夫人笑着问道, “前头年节里说是要相约,转过去大半年才想起来,妹妹可是有事缠身?” 穆红鸾笑道, “前头是因着家里添丁,后头世子爷回京,我家中二老又到了太原,倒是有一通忙碌却是怠慢了姐姐,还望姐姐见谅!” 崔夫人笑道, “我自不会怪你,只是随口一问……” 想了想神色一动又问道, “家里添丁……怎得不见府上送消息出来!” 蒲国公府只世子爷一根独苗,虽说夫人故去,但国公爷还有小妾的,生儿生女也是喜事,怎得未曾请酒摆席? 她可是这临安城中一等一的消息灵通人士,蒲国公府也决不是小门小户,有个甚么动静虽不敢说临安满城皆知,但也必会有些风声的,怎得这般悄无声息? 穆红鸾应道, “姨娘添了个二郎,一来长青那时出征在外,二来国公爷不喜张扬,便只是府里自己办了酒席,宗族之中禀报了宗正府……” 说起来这孩子怎么来的,府里的人隐隐也有些明白,国公爷就算是薄待了庶子,那玉姨娘也是自寻的。 穆红鸾统共就见过这孩子两三回,玉姨娘虽未挑明但行容举止之间,总是带着此许戒备防范,她即是如此作态,穆红鸾自也不会硬贴上去,如此井水不犯河水的过日子,公爹想如此待他们母子,穆红鸾当然也不会硬插一手。 只这些是府里的私事也不好与外人讲,崔夫人却是个极通透之人,听了两句便知蒲国公府这新出生的庶子并不受宠,当下笑呵呵岔开了话题又道, “原来竟是亲家翁与亲家夫人到了临安,只不知如今安置在城中何处,改日必要登门拜见才是!” 她即是崔家远亲,也是燕岐晟的远房表姐,要登门拜访二老倒也说得过去。 穆红鸾只是笑道, “怜怜姐不必多礼,二老如今在城外种菜,虽说忙碌倒也是自得其乐!” 崔夫人一听却是一惊,有些收势不住脱口问道, “怎得……怎得以蒲国公府的财势会让亲家去种菜?”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