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二章 大势已成

长乐歌 502 作者三戒大师 全文字数 2305字

陆修按捺不住满心的兴奋,霍然站起身来,才发现刘管事还在一旁。 “咳。”陆修咳嗽一声,掩饰一下自己的失态,沉声吩咐刘管事道:“快去,把我弟弟叫来。” “是。”刘管事赶忙应声下去。 不一会儿,陆伟便匆匆而至,一进门便嚷嚷道:“真没想到啊,老十居然就突破了,这是天意,天意啊!” 显然来的路上,刘管事已经将发生的事情,讲给他听了。 “稳重点。”这回儿功夫,陆修心里已经有章法了,他先瞥一眼跟进来的刘管事道:“这里没你的事儿了,去吧。” “是。”刘管事此时满心疑窦,按说陆信晋级大宗师,阀主就要地位不保了。这兄弟俩该如丧考妣才是,怎么看上去还挺兴奋的? 但主人面前,哪有他这个下人置喙的余地,刘管事只能带着疑惑躬身退去。 “大哥,还愣着干什么,咱们赶紧去找老十吧!”刘管事一出去,陆伟便迫不及待道。 “不,找老十没用的。”陆修却摇摇头道:“这样,你赶紧去你二哥那。陆侃肯定已经知道消息了,他没来找我,肯定去找陆侠了。” “嘿,这帮家伙,总是不放心我们。”陆伟颇感受伤道。 “都是人之常情。但少了我们,他们一样成不了事,所以你直管去就行,不用担心吃闭门羹。”陆修成竹在胸的吩咐道。 “好,我明白了。”陆伟点点头,又问道:“那大哥你呢?” “我留在这儿……”陆修轻叹一声,苦笑道:“总得先跟父亲通个气,不然明天就太难看了不是?” “是,还是大哥想的周全。”陆伟闻言,不好意思的笑道:“我还想着,一直瞒着父亲呢。” “你有时候,就是太直了。”陆修无奈道:“咱们大节不亏就行了,在小事上,还是要多想想自家的。” “知道了。”陆伟应一声,便匆匆去了。 陆修却没有急着去敲陆尚的门,而是静坐在书房中,目不转睛的盯着角落里的更漏。 。 陆伟匆匆出了阀主院,便匆匆赶往陆侠府上。 深更半夜,万籁俱寂,脚步声可以传得很远。 陆伟忽然就听到,远处响起一阵密集的脚步声,他运起功力举目望去,就瞧见陆侠、陆侃、陆傍、陆仪、陆何几个,正匆匆迎面而来。 他知道,这些人并非是来找自己兄弟的,更不是找自己父亲的。他们的目的地,是与阀主院比邻的二长老府上。 “呵呵,深更半夜的,你们五个鬼鬼祟祟的,”陆伟站住脚,似笑非笑的看着陆侠等人,忍不住揶揄道:“是打算去干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 五人被吓了一跳,待看清来人是陆伟后,这才齐齐松了口气。陆侠面不改色的笑道:“正要去寻你和大哥,却在这里碰上了。” “那可真是巧了。”陆伟也知道轻重,稍稍讽刺一下,便直入主题道:“大哥也让我去找你们。” “看来,情况你们都知道了。”陆侠走到陆伟身边,沉声问道:“大哥呢?他怎么没来?”
“大哥要留下来劝说父亲。”陆伟淡淡道:“这活计只能由他来办,谁也代替不了。” “嗯,大哥想得周全,若是能做通阀主的工作,当然是再好不过了。”陆侠虽然心里不太痛快,但现在不是计较的时候,便拉着陆伟边走边说道:“不过我们也不能干等着,咱们一起去找大长老,天亮前就把这事儿定下来。” “好。”陆伟想想大哥说的话,也觉得就算碰不上,陆侠他们一样会自己兄弟通气的。这样一想,他心里痛快了不少,便不再废话,跟着五人一起去见陆冋。 。 鸡叫三遍,外头依然漆黑如墨,但陆修知道,很快天就要亮了。 陆修这才站起身来,出了书房,敲了敲陆尚卧室的门,轻声道: “父亲。” 老人家觉少,这会儿的睡眠已经极浅了。里间很快传来陆尚的声音:“这么早,发生什么事了?” “是有要事禀报。”陆修沉声答道。 “进来吧。”陆尚说一声。这时,两个侍寝的丫鬟也醒了,赶紧服侍老阀主穿上袍子和便鞋。顾不上自己衣衫单薄,两人就退出了卧房。 陆修是有分寸的,等两个侍女出来,才走进了卧房。 “说吧,什么事?”陆尚坐在榻旁,端起茶盏,润了润喉咙。 “父亲,刚刚得到消息……”陆修看着老神在在的陆尚,到嘴边的话,居然有些不忍出口。 “吞吞吐吐,只管说就是了。”陆尚洒然一笑道:“老夫这辈子,什么大风大浪没经过。” “是。”听父亲这么说,陆修便也不再纠结,低声禀报道:“陆信昨晚遇刺。” “什么人干的?”陆尚一愣。 “白猿社主人,轩辕问天。”陆修有些艰难道。 “哦?难道他已经……”陆尚想尽量表现得难过一些,但心里却有点窃喜。他一直认为,自己在祭祖时出丑,就是陆信父子故意捣的鬼。 “他安然无恙,重伤的是轩辕问天。若非有同伙相救,白猿社主人便已授首了。”陆修答道。 “是陆仙还是什么人帮他的?”陆尚心中不悦,低头吃茶。 “没有任何人帮忙,是他自己击败白猿社主人的。”陆修轻声答道。 ‘噗……’陆尚一口茶水喷将出来,呛得他咳嗽连连,不悦的瞥着儿子道:“开什么玩笑,那轩辕问天虽然榜上无名,却是成名已久的天阶大宗师,陆信拿什么跟他斗?” “因为陆信……”陆修顿一顿,一字一句的答道:“也已经晋级天阶,成为我陆阀第二位大宗师了。” “你胡说八道,就凭他能晋级天阶,老夫把脑袋拧下来,给你们当球踢!”老阀主恼羞成怒了,他当然不想相信儿子的话,却同样不相信,儿子会大半夜不睡觉,跑来拿自己开涮。 “但事实就是如此。”陆修轻叹一声道:“谢鼎也不信,出手试探老十,却吃了大亏。” ‘咔嚓’一声,陆尚手中的茶盏滑落在地上,摔了个粉碎。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