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小说新闻>短篇>  一个又反鸡汤又贱又黄暴的故事

一个又反鸡汤又贱又黄暴的故事

马伯庸:忽然想起李渔的《无声戏》里的一个故事,真是又反鸡汤又贱又黄暴。
马伯庸:忽然想起李渔的《无声戏》里的一个故事,真是又反鸡汤又贱又黄暴。
万历年间,南京有个妓女叫金茎,又叫茎娘。有个国子监读书的公子特别喜欢她,还差点想娶回家作妾。只因为他老豆在南京是高官,怕影响不好,公子只好每个月送五十两银子包养。
后来公子老豆升官去北京了,要带他转学去北京国子监。公子哭哭啼啼去跟茎娘告别,说我给你六百两银子,够一年了。你等我一年,明年我就从北京回来娶你。茎娘说好啊!
公子临走前夜,在茎娘家留宿了一晚,说我走以后一年内,如果你敢接一次客,我就不回来了!茎娘宽慰他说:“咱俩睡了几年了,难道还信不过我吗?那些出轨的人,要么是穷,要么是性欲强。我对床笫之事本来也没多大兴趣,你又给足我银子,我去接客干什么?”
公子想起以往跟茎娘啪啪啪,她的反应确实很冷淡,于是也就信了。
过了一年,公子借口回家探亲,从北京返回南京,决定要实践诺言娶她。结果回来一问,茎娘死了有些日子了,老鸨说她思念你过甚,忧虑而死,死前还留下一封血书,上面写的:“生为君侧之人,死作君旁之鬼。乞收贱骨,携入贵乡。他日得践同穴之盟,吾目瞑矣。老母弱妹,幸稍怜之。”
公子大哭,好好地拜祭了一番,还拍胸脯说以后你们我养了。
茎娘既死,公子也只好漂泊激昂囊,找别的名妓去火。不过这孩子天性“软弱”,用李渔的话说就是“不是望门流涕,就是遇敌倒戈,自有生以来,不曾得一次颠鸾倒凤之乐”。他也深为苦恼,访到一个术士。这个术士手里有三种丹药,分别叫做坎离既济丹、重阴丧气丹和群姬夺命丹,一种效力猛似一种。
公子试用了前两种,果然勇猛精进。他还问第三种,术士有点犹豫,说不是我藏私啊,这第三种群姬夺命丹的威力极猛,寻常妇人根本受不了,一般只用于对付极淫乱之女的场景。但绝对不能连同两次,否则妇人必死。我前一阵在南京在一个名妓身上用了两次,结果把人弄死了。
公子问谁啊这么惨?术士说茎娘啊。
公子:…………
2019-02-09 13:42:04书友
噗哈哈哈哈回复

马伯庸相关新闻

近期小说新闻

返回顶部